记者服务广场:“粤港澳大湾区时代的前沿科技创新与协同发展”文字实录

  时间:2017年11月19日14:30

  地点:深圳会展中心5楼向日葵厅

  实录内容:

  主持人:各位记者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高交会新闻中心的唐思。今天是我们第三场记者服务广场,前面两场是前天和昨天下午举行的,我们得到信息反馈就是前面两场反响比较好,大家都觉得挺有内容的,我们也感到很欣慰。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越来越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当前深圳正着力打造创新发展的“十大行动计划”。做为最早在深圳从事源头创新的新型科研机构,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在十一年的成长历程中,为地方科技研发、产业转型做出了积极贡献。在粤港澳大湾区的时代号召下,先进院在健康与医疗、机器人与智能系统、新能源与新材料、云计算与大数据领域形成了十余项世界或国内首创的重要成果。特别是在脑科学和合成生物领域,形成了特色和影响力。此外还培养了一批高水平的青年科技人才队伍,也有了百余家持股企业的转移孵化成绩。今年先进院还获批深圳唯一一家高校与科研院所国家双创示范基地,成立粤港澳大湾区青少年创新科学教育基地。

  今天的记者服务广场,我们邀请到了先进院的领导和专家学者,分享当前最前沿的脑科学和合成生物学相关进展和成果,解读先进院在粤港澳大湾区大环境下创新、产业化、创客培育等内容。

  下面我介绍一下四位嘉宾,他们分别是: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樊建平先生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院长助理、深圳市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毕亚雷先生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脑认知与脑疾病研究所副所长,中科院百人计划人才周晖晖研究员

  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合成生物中心主任、中组部“青年千人”刘陈立研究员

  下面就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相关的内容,有请樊院长介绍一下先进院发展情况以及未来发展重点。

  樊建平:谢谢大家!我最近经常参加香港的粤港澳大湾区的研讨。我觉得下一个30年是我们整个粤港澳大湾区科学发展的高速时期,或者你把它定义成科技湾区也是可以的。这个湾区里面,我觉得科学为桥墩,技术为桥面,形成科学技术的迭代。

  我们深圳产业结构非常发达,高新技术方面我们有华为、腾讯等企业,深圳也在积极建设自己的大学和研究机构,力争与世界接轨。但是深圳不能只是做产业,前瞻性技术也要有布局。这是我一个观点,应该尽快建立科学为桥墩、技术为桥面这么一个创新弧带。香港应该积极参与到湾区建设,深圳要补自己短板。市政府也非常英明,搞了十大行动计划,我觉得是补深圳在源头创新的短板。

  当然先进院也要适应这个新的形势,一块我们未来的发展,进一步向源头挺进。为了支撑我们向源头挺进,我们会把人力资源的基底建好,在中国科学院和深圳市的合作下建设研究型大学,建的方式跟传统大学不一样,每一个研究院都要跟产业、世界先进科学接轨,跟深圳产业接轨,又有人才的基底来支撑。除了脑科学、合成生物学,我们现在在生物医学工程方面会加大力度,一个是解决现在医疗行业补课式的需要。另外是人工智能这块要进一步做大做强。另外还包括新材料,深圳市集成电路这么大规模,但是芯片的材料全是进口的,我们要努力做国产芯片。还有在健康大数据、军民融合等其他方面进行一些布局,这要感谢深圳市政府的支持,提供好的环境。

  主持人:下面请毕院长介绍一下新型科研机构科技成果转化、产学研合作方面的情况。

  毕亚雷:谢谢大家,很高兴跟大家交流一下我们作为一个国际化工业研究院,也作为深圳唯一一个国立科研机构在目前成果转化以及产业协同创新、还有双创上所做的工作。整个在发展过程中,由于坚持了工业研究院愿景,11年来形成深圳先进院双创模式,我们坚持产学研一体,合理布局学科,刚才讲了为什么做脑、合成生物,都是跟产业方向需求、产业创新需求相关。

  第二,对外部来说,我们以扶持创业孵化平台,建设包括中科创客学院、孵化器,以及大量跟产业协同创新,我们有30多个企业联合实验室,每年企业合作收入超过1亿,累计合作超过40亿,在大湾区科研机构里面应该还是比较名列前茅。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应该说这些科学家所创造的,不管是合成生物的,脑科学的,还是我们原来的机器人、新材料角度这些学科的贡献,我们应该说都有一个专业队伍,能够把它比较快拿到市场上。先进院今年上半年获批了国家在深圳唯一一个科研型双创示范基地。这个示范基地一方面协同创新和产业联盟,互相之间是一个很好的搭配。我自己是深圳机器人协会秘书长,深圳机器人协会从09年开始举办高交会机器人展,现在为止已经将原来几家会员发展到现在300多家会员,整个深圳机器人产值据我们统计的白皮书也超过780亿,今年相信有更大增长。一方面带来对产业本身创新扶持。另一方面,产业也反哺给我们很多新的研究方向和课题。在这个角度来势,我们又有一个新的创举,针对深圳创新团队非常集中、丰富的特点,我们成立了创客学院,把科学院5000多个专利,6亿多个设备,几百位PI老师资源开放给社会广泛交流,培育了超过170个社会团队,给他们提供科研便利,也给他们提供500多家工业合作伙伴合作机会,其实高交会到现在为止连续举办了三年高交会创客之夜,就是全国创客跟科学家、投资家以及跟地方领导或者产业领导一起共享盛举。从这个来说,越来越多创客、创新人才向我们集聚,体系内的成为我们同事,体系外成为我们孵化的创业团队或者合作伙伴。在这中间地方政府给我们很大支持,比如博士后政策。深圳做博士后条件非常好,把它延伸到创业博士,愿意创业的博士仍然可以享受博士补助,每年落地有几十万津贴,如果落地成功还可以申请160万领军人才经费。这都是实实在在的支持。同时我们跟国际斯坦福研究院合作开设国际斯坦福创业营,和深圳市共同召集超百个项目,有30个进入最后的培养。创客之夜有9个项目进入了市场。我们成功到第二轮孵化率超过18%,有了科学院原创的创新基因支撑,有我们产业联盟广泛协同创新环境支撑,其实深圳的创客确实还在国内,我们院长经常说在深圳创业是幸福的,有这么大方的政府,有这么大胆的投资商,我们在中间扮演了服务的角色。

  还有一个举措,通过跟地方政府共建外溢的机构,除了跟深圳共建的深圳创新设计研究院、北斗应用技术研究院、中科创客学院这三个创新平台外,在大湾区比如说在珠海,最近也跟中山也都在布局相关的平台。我们相信以后大的双创网络,创新、新型科研机构合作,对外来说,我们以育成中心孵化500多家企业,而且自己占了100多家规模,不断扩大。还有中科创客学院网络能够很好配合科学院本身在大湾区布局,也配合深圳市政府在大湾区产业创新建设国际化创新中心这样一个领域。

  我就介绍这么多,谢谢大家!

  主持人:谢谢毕院长,下面有请周所长介绍一下脑所研发目标、团队情况和重点进展。

  周晖晖:各位记者朋友,下午好!很高兴向大家介绍我们脑所的情况,我们脑所在先进技术研究院是比较新的研究所,2014年是先进院跟MIT合作建立的,合作过程中得到了MIT、先进院领导大力支持,做了大量工作。研究所经过最近三年来发展,发展过程是不错的。队伍从刚开始大概不到50人,到现在150人。周研究员111人,副研究员7人。整个研究队伍非常年轻,所有的PI都有国外经历。我们建设过程中,最近3月份在深圳召开了香山科学会议,是一个高端的科学会议,对承办方的机制、邀请专家有非常高的要求,我们能承办这样一个高端科学会议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过去两三年我们做了相关研究,在国际上也有一定影响力。

  目前研究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脑疾病。最近几年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大家生活越来越好,我们对人的精神生活,神经系统也越来越关心了。大家经常知道小孩自闭症,很难融入社会。成年人随着工作压力增加,抑郁症、精神分裂症也有不少。现在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越来越长寿,老年性疾病也越来越多。这些疾病随着医疗发展,应该有些疾病是有些非常大的进展,但是如何达到理想治疗状态,降低对社会的负担、对家庭的负担。我们对这些疾病发病机率、机制还不清楚,所以需要我们做科学的对这方面研究,产生这方面的应用。

  第二个研究方向。脑认知,比如说日常的记忆、注意力、学习能力、决策、做计划、情绪控制,主要指这方面。理解这方面的能力,如果不能对这些大脑基本的认知,很难对大脑有深度的理解。同时人类作为一个智能生物,希望更深层次了解大脑智能机制。这方面研究,一方面对我们科学研究学。另一方面,当我们知道认知的行为、认知方面的规律,对于我们教育方面,青少年教育方面都有很大帮助。人工智能最早发展,跟神经科学、脑科学基本非常接近,到后来分开了。随着最近发展,人工智能逐渐呈现了他们希望引进一些从生物方面引进一些机制,帮助解决人工智能发展。阿尔法狗就是用了增强学习这样一个方式,使它能够战胜人类。另外在视觉信息图象处理方面,一幅大图像,以前于是对图像每个部分进行分析,计算量很大。他把图像经过一些模拟算法,选择其中重要的信息,类似我们在生活中看一幅图片只是选择重要部分。针对部分信息处理,也能够大家比较好的分类。这样人工智能就可以大大降低计算量。所以我们脑所在这方面也开始有一些布局,希望跟人工智能方面,通过自己努力,希望跟人工智能方面合作,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

  这是脑所主要研究方向。谢谢大家!

  主持人:介绍的非常丰富,很多新鲜的观点。下面有请刘主任介绍一下合成生物团队研发目标,团队情况以及重点进展。

  刘陈立:我们做合成生物学的,这个领域也比较热门,大家如果到百度搜索的话,现在合成生物学这个科技词条已经名列前茅。

  合成生物学是一个很新的学科,在美国2003年在真正形成这个学科。我们国家追溯回06、07年有零星的开始做合成生物学。先进院是较早成建制布局合成生物学方向的科研单位。我们主要做的研究内容可以说很简单,用一句话就可以讲,用合成生物学的手段,回答生物学基本规律的问题,这是基础研究上。

  在应用研究上,我们会用合成生物学手段,合成新的生物功能、新的生物系统,应用医药和健康的领域。这是目前聚焦的两大方向。

  我们团队也跟刚才晖晖说的一样,全部是一群从海外著名高校规定的年轻的PI,平均年龄差不多30-35岁,非常年轻。人员PI方向的组成也和和合成生物学特点非常契合,本质是多学科交叉的领域,所以我们现在中心的PI有来自生物的、化学的、物理、工程的、计算机的,不同领域的年轻科学家聚在一起做新兴合成生物学领域,这是我们团队的特点,多学科交叉、国际合作的一个团队。我们已经在国内、国际形成自己影响力,包括在深圳,前几年先进技术研究院牵头发起成立了国内首个合成生物学面向产业的高技术协会。

  今天讲的是大湾区这个主题,这里面也涉及到深港之间的合作以及广州的合作,我本身自己是香港大学毕业获得博士,有一个天壤的跟香港方面的合作。在大湾区,樊院长说的要打通科技,以科学为桥墩,以技术为桥面这样一座桥的话,它的基础是需要有人员交流、科技项目合作。我们因为有天然的纽带,积极推动跟香港、广东地区大的合作。深圳市在近几年来非常重视基础平台建设和投入。逐渐形成了粤港澳地区领导型的作用,特别是在合成生物学,刚才樊院长提到,十大基础设施、十大研究机构、合成生物学、脑科学也是我们先进院牵头的十大基础设施其中一个,即合成生物学重大基础设施。这个设施的建设也将会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合成生物学基础设施。

  另外一个,刚才毕亚雷也提到了深圳的人才政策,也吸引了很多年轻的海归、年轻的在学科上做出贡献的科学家也回到深圳,有了人、有了设施,再加上idea,化学反应就发生的,就形成了粤港澳地区樊院长所说的这座桥梁慢慢会形成了,这是一个很关键的因素。

  再说回合成生物学,深圳要发展自己的科技产业中心,要与北上广、香港去竞争,应该着眼在这些前沿的,交叉的一些领域,因为在传统领域要追赶的话,难免重走别人走过的弯路。就是在新兴学科,其他城市或者其他有基础的研究单位,还没有醒过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布局。而且合成生物学我们中国跟欧美的差距很小,就是两三年的差距,有些领域跟他们并跑,有些领域甚至领跑。在这些前线新兴的领域进行布局,深圳市下的非常英明的一步棋,也能够奠定深圳在粤港澳地区在科技方面的引领。

  我就讲这么多。

  主持人:谢谢刘主任,也谢谢四位嘉宾刚才的介绍。相信在座各位有很多问题,下面就把时间交给各位记者。下面请记者提问。

  记者:谢谢给我这个机会,很高兴见到中科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的领导和同事,我在2002、2003年也在中科院研究生院进修过,学科技创新专业。我想问一下樊院长,在粤港澳科技前沿项目方面的合作,人才交流方面,澳门特别行政区与中科院深圳先进院有没有什么样定期的交流合作的趋势,或者在这个新的时代,粤港澳科技人才层面或者项目方面合作上,澳门特别行政区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谢谢!

  樊建平:澳门大学校长是我们先进院学术委员会成员,也是我们一个学术委员会主任。我们和澳门科技大学也有学术交流和交往。我个人觉得澳门虽然小,我觉得澳门有它非常好的,第一个领域就是造药,抓住造药的机会,澳门在获取世界性的人才方面,包括它的税收各方面是非常好的。第二,它在食品和药品质量检测方面可以做到世界一流。我们医院里的用药,除了咱们深圳地区,内地的药,进口药很难买到。进口药和国内的药差距还是比较大。连感冒药杀细菌药都是这样。香港跟澳门能不能联手为我们中国13亿人来造药。这个市场会有多大?我们给3.5亿老同志造药,我也很快到60多岁,一个人1万,就是3.5万亿,2万就是7万亿,远远超过现在的澳门价值。

  记者:上周我到国家发改委高新技术司采访时,提到了深港国际创新中心的问题,樊院长,您认为深港之间建立创新中心的问题,深港之间应该怎样合作?深圳优势在哪?香港优势在哪?

  樊建平:如果香港也变成一个科技总部,变成一个世界性研发中心,对深圳下一步带动就很大了,深港两地应该合作。深圳要保持领先的地位,需要有创新的持续推进。脑科学等新的领域必然要做,深港合作可以从多角度尝试开始。未来的世界是区域性的竞争,所以我常常说深港要合作,双方合作的潜力和前景都非常大。

  记者:我是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是延续这个问题,说到深港合作,现在还是存在一些什么样的阻碍呢?比如人员流动啊,还需要从哪些方面继续突破?

  樊建平:现在对香港是千载难逢机会,如果香港拿100-200平方公里搞科技,孔雀东南飞飞到香港,不是飞到内地,不就着急了吗?香港完全可以做,只不过没有开始干这个事儿。深圳怎么办?不把你大学搞好、科研机构搞好,后面就不行。这是竞争,合作从来都是两个强强联手。合作一定是自己先把它干起来,然后有这个需要,自然就解决了。深圳的发展就是干出来的。蛇口当年搞一个平安保险,那个时候全中国哪有,现在长大的。搞一个商业银行,70年代搞银行,很了不起。所以还是要改革。深圳这边要改革,一件一件实事做起来。比如尽快把脑科学搞起来,一定是一个一个做。深圳是实干兴邦,空谈误国。一年干一个事儿。

  记者:我是羊城晚报记者,对深圳乃至粤港澳地区脑科学合成生物下一步发展有没有什么进一步建议?

  周晖晖: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我们正在办深圳国际脑研究院,我们一直在推这件事,主要也是香港和深圳,香港科技大学,深圳市其他的包括南科大、深圳市脑科学院、深圳大学都在参与。所以这个工作是在做的。

  跟广州这边。我们项目跟广州也是非常多合作,我们跟广州的中山大学、广州的暨南大学在脑疾病方面都有合作。至于以什么样组织架构形式做这个事情,我们还是在干的过程中看能不能形成什么样的东西。但是跟香港方面,联合深圳市脑研究院已经在运作过程中。现在脑设施连为一体,我们希望尽快能有一个比较肯定的进展,对深港脑科学发展作出贡献。

  刘陈立:我补充这位记者关于合成生物学和粤港澳合作的计划。除了刚才说的大设施,我们也在推动合成生物研究院,在深圳本地,最主要目的是吸引全球的合成生物学青年才俊加入到深圳来做合成生物学研究。因为本身这个领域比较新,所以整个全球来讲,真正从事这个领域的人不多,我们希望能形成集聚效应,我们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个以年轻人为主的合成生物学创新的力量。这是深圳本地。

  深圳市相关的机构比如合成生物学研究院配上,体制、机制、人员基本上都完备了。粤港澳我们主要通过协会,合成生物学协会本身就是深圳市内,包括先进院牵头,市二医院、深圳大学、北京大学、南科大、华大基因都参与到协会中,作为发起单位。同时协会成立完之后,在民政局马上就要通过了。深圳和香港的这些高校的教授已经提出要参与协会,广州那些高校也同样希望加入协会。国内基本上做合成生物年轻的一批千人计划、百人计划,他们也会参与到协会来。所以这样一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