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通知
    新闻稿
    记者服务广场
    背景资料
    图片库
    媒体关注
    历届高交会
    友情链接
 
新闻中心地址:
深圳会展中心二楼207
当前位置:首页/第十届高交会/媒体关注
【南方网】第十届深圳高交会今闭幕十年会展成就鹏城科技地位
信息来源: 南方都市报   时间: 2008-10-17

    1999年,正值20岁的深圳举行高交会。十年耕耘,高交会伴随着深圳最重要的成长历程,磅礴而起。和深圳大致同龄的每个年轻人,都会深刻感受这种时代变迁带来的冲撞。

    号称“巨无霸平台”的高交会,承载着深圳乃至中国的科技产业梦。深圳7000多亿高新技术产值,是高交会交出的最佳答卷。今日将闭幕的第十届高交会,更被赋予了特殊的政治意义:向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深圳经济特区建立28周年献礼。它不仅关系特区的脸面,还与这个城市的未来方向休戚相关。下一个十年高交会何去何从,深圳必须抉择。

    回头审视这场盛会,我们心中有太多不同的价值体系和评判标准。品读这十年的科技画卷,我们需要一点耐心、包容心和自信心。

    ●十年征程荔枝节的蜕变

    冥冥之中,每一个重大决策之前都有着偶然因素。

    1998年,时任深圳市委书记的张高丽率队到大连考察,当地正在举办每年一届的“国际服装节”,商贾云集的景象让张高丽不禁心动。能否在深圳办一个和特区地位相符的节日?“高新技术产业是深圳着力打造和扶持的重点产业。”张高丽酝酿着拿深圳当时的“荔枝节”做开路先锋:虽然具有岭南特色,但已无法体现深圳的水平。他提议把“荔枝节”改为“科技节”。

    尽管有高瞻远瞩的提议,但是,是高交会选择落户深圳这个创新型城市,还是深圳选择了能够推动科技创新的高交会?这个鱼和水的关系,依然值得辩证。

    深圳市社科院院长乐正一言以蔽之:深圳最大的优势,在于拥有良好的市场环境、企业环境,以及开放的人才政策和环境。

    高交会组委会副主任刘明伟则概括为:高交会体现了三个合适。合适的地点,即深圳具有良好的高新技术产业基础;合适的时间,即每年高交会都放在天气宜人的10月,且与广交会衔接;而深圳合适的高新技术产业基础、活跃的创投行业基础则吸引大量的技术、金融人员。

    十年前的中国,正处于高新技术产业发展初期,亟须锻造一个国家级展会。这个理念随后得到国务院、广东省委的首肯。

    万事俱备。深圳,被推到风口浪尖。

    十年的百年跨越

  回首十年,影响深圳乃至全国的重要经济决策历历在目。199910月,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亲自出席首届高交会并开宗明义:“为了促进中国与世界各国的经济技术合作,中国政府决定每年在深圳举办中国国际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随后,我国第一部规范创业投资行为的政府规章在第二届高交会出台。起步初期的高交会,凭借资本对科技企业的“孵化器”效应,迅速成为中国科技兴起的梦工厂。

    2002年,纳斯达克、伦敦、东京等国际证券交易机构首次大规模在中国聚会,高交会国际化程度大大提高,那一年,IT展也成为第一展。第六届高交会实现了由初创到成熟的跨越:人事部、国家知识产权局、中国工程院加盟到主办单位行列,“高新技术人才与智力交流会”首次登场。此后,首开自主创新、循环经济和知识产权保护的大规模展览,都来自高交会。

    有一组由高交会组委会提供的数据:十年来,共有来自全球50多个国家的30075家企业、16133家投资商、94390个项目参加了高交会。平均每届参观人数超过50万人,交易额超过130亿美元。寥寥几个数字,足够人们畅想这个巨无霸平台的感召力。

    翻开高交会成交档案,熟悉的产品音容犹存:QQ、优盘、机器人、克隆羊、CDMA1X、高清电视、3G、智能手机……高交会清晰记录着它们从出生到成长的轨迹。高交会所展示的生活变革,不仅仅是一个QQ、一个优盘,更是为科研成果产业化提供了一条通衢。十年的征程,从成熟性、完善度到技术创新能力看,展会似乎完成了100年的跨越。

    十年前,加拿大人麦克还不知道Shenzhen到底是人名还是地名。他现在每年都来高交会作报告,成为加拿大买家们的首席代表。

    假如没有高交会,Shenzhen会是什么?福田区科技局局长廖吉安谈说,国外友人提及深圳的时候,对深圳最直观的了解有两个:一是毗邻香港,二是中国高交会的举办地。

    深圳交出最佳答卷

    高交会和这座城市的关系,也许可用唇齿相依来描述。

    以国家级展会之名得近水楼台之实,深圳得天独厚。按照官方的分析,在深圳发展最关键的十年,高交会已成了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超级助推器”,每年产值保持20%左右的增速,去年首次跃居全国第一。对于深圳高新技术企业来说,高交会更是家门口的“大平台”。

    因特虎三剑客之一的金心异说得更玄:高交会对深圳经济和产业发展所起到的作用不仅是锦上添花,更是雪中送炭。因为一批新的产业崛起,深圳第二次大的产业转型才有惊无险。

    拜高交会所赐,深圳政府交通系统、城市建设等基础设施的巨大投入,让市民受益匪浅。两年前,深圳的出租车司机被要求讲百句英文,至今依然让人感受到国际化的温度。

    朗讯贝尔实验室科学家、诺贝尔奖获得者斯托默在完成主题演讲后给深圳留下赞词:就发展速度而言,美国还没有一座城市像深圳这么快。

    在深圳大小官员眼里,高交会不仅是一张名片、一个节日,更是一次“考试”:对深圳的科技水平、创新能力、城市管理、环境、交通的综合性大考,在众目睽睽下迫使他们交出满意答卷。

    ●围城之困几家欢乐几家愁

    破冰而出的深圳企业,沉浮于大舞台上。企业众生相,在高交会的台前幕后暴露无遗。

    “如果你有一项发明,那么就应当跑步来参加高交会。”这是当年的名言。“世界优盘之父”朗科邓国顺,在首届展会将小小优盘从三米高的位置抛下,引来了新加坡一家投资企业的资金。大族激光在首届高交会甚至差点没搞到入场券,后来才在一个协会的展位里挤出了小小的3平方米,会上邓接到40台设备的订单,成交额逾千万元。

    这种“下蛋”模式,被运用得炉火纯青。腾讯、金蝶、赛百诺、冠日、海云天、路安特、迈迪特、金天信等大批科技企业,在高交会上开始了淘金之路。投资了腾讯的原IDG派驻深圳代表刘中青说自己365天有360天是自己找项目,只有高交会那一个星期是去选项目。

    目之所及,是梦工厂演绎的财富传奇。幸运者们的故事,似乎被絮叨得失去鲜活味道。光彩的背后,是高交会留给深圳的疼痒,它们俯拾皆是。

    企业知冷暖。6年前在高交会亮相的自主知识产权的高性能通用芯片龙芯一号,至今没有在民用计算机市场带来太多造诣,“中国芯”的应用一直是海市蜃楼。冷杉空调,一种不用压缩机而采用电子的空调新品,两年前高调亮相后便悄无声息。二维码、光能充电等大批吸引眼球的新技术,很难在消费市场觅得踪影。技术如何转化为生产力,高交会似乎无法开出药方。

    深圳数十万成长中的中小企业,高交会留给他们的舞台空间其实并不多。许玉提,阳能科技公司总经理,深圳太阳能硅谷的策划者,向政府奔走呼告多年,要让深圳多一张“名片”。这届高交会,他争取到一个小小展位,与他的踌躇满志相比,高交会仍有落差。

    面对琳琅满目的展品,记者却轻易找到似曾相识的感觉。去年,在连续八年参加高交会后,朗科悄然退席,官方解释是“优盘市场相对成熟,公司有了稳定的销售渠道。”难道,朗科不再需要技术创新和展示了?没人知道,朗科们辗转去了哪里。而潮水一样的人群里,还有多少猎头、投资人、银行家、实力买家?

    要面子还是要里子

    轰轰烈烈,红红火火,锣鼓喧天,争妍斗艳———也许还不足以表达高交会给人的感官印象。在不缺看客的时代,我们似乎不该满足于表面的富丽堂皇。

    “科技孵化器”这一高交会与生俱来的核心功能,在装潢华丽的展台面前,已逐渐失去效应。香港贸发局曾有统计,在第七届高交会上,香港馆此前的参展主角香港中小企业骤减七成。有企业代表称,高交会近年来“宣传的收效甚微”。

    参加了去年个人发明展的王蔚有些许失落。他说自己很怀念邓国顺时代。坦白地说,现在的高交会,对于个人发明者来说,有些华而不实。在他看来,高交会展位越来越华丽,政府组团的规模越来越庞大,但对展位噱头的关注度,甚至超过了展品本身,“成交的动辄都是政府牵头的几十亿、几亿元的大项目,那些个人发明展区,却几乎没什么人气,感觉和这个展会格格不入。”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有坊间消息指,今年政府安排了数千万元资金为高交会宣传造势,一台开幕式晚会之前预计耗资两千万元。政府包办一切的后果就是与市场化南辕北辙。

    从诞生至今,高交会逐渐陷入围城之困。每年各政府部门络绎不绝的接待任务,出动大批警力维持交通、治安秩序等隐性投入,以及高交会盈利等问题,都在不断刺激深圳各界发出“高交会应尽快市场化”的呼声。呼声归呼声,在面子还是里子的问题上,主办方更希望两者都不缺。

    另一个信号是,从出席每届开幕式的国家高层官员来看,高交会受到政府的关注度也在逐渐衰弱。

    亏钱只为赚眼球?

    不甚完善的市场体制、孵化机制,聚光灯下的一切,经不起过多的质问。

    这个老少通吃、妇孺皆知的盛会,多了一些猎奇闲暇人士,多了一些西装革履的任务式巡视,少了一些独具慧眼的投资人和有条不紊的专业买家。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鱼龙混杂,让展会失却了不少高度。有人抱怨,逛完高交会感觉就像逛了个菜市场,跟华强北电子市场差不多,甚至偶有小商贩在高交会上堂而皇之四处兜售包装低劣的所谓新发明。高交会的专业化和市场化问题摆上了台面。

    和深圳相邻的香港,只要看到风云际会的国际买家,高度规范严谨的氛围便扑面而来。甚至有人说,“只要你去香港资博会参展,就一定有国际订单。”

    这个包票,高交会不敢打。

    与此呼应的是,高交会对每年的费用支出和收入都秘而不宣,让一切猜忌显得捕风捉影。“尽管高交会并不能给深圳带来多少现实的经济收益,甚至是亏钱,但深圳还是不遗余力。”这是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高交会组委会有关人士曾表示:“政府办展必须兼顾全民科普等社会效益。”在政府的立场上,高交会不仅是展览、交易,而且还有政治层面、社会公益、民生方面的需要。

    一场科技盛宴,被赋予太多意义和内涵,早已不堪重荷。

    深圳的还是世界的?

    抱歉,还是得给深圳挠痒痒。

    在姓“市”还是姓“世”的问题上,深圳难免矛盾:前者有画地为牢的困局,后者则有一相情愿的嫌疑。

    一个横跨多个部委、省市政府的国家级世界性展会,它的每一次举手投足都让主办方慎之又慎。每届高交会,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都几乎有展台,深圳各区和各大企业也必须有展台。在这里,深圳色彩过于厚重,花枝招展浓妆艳抹,太多的本地政府组团,浓重的政府包办色彩让人容易产生审美疲劳,陷入自娱自乐的境地。展台最豪华的,是深圳企业;人气最旺的,还是本地展台。

    高交会是深圳沉甸甸的城市名片。放眼国内,深圳对手云集。数天前,第104届广交会举行。已有50年历史的广交会是中国目前历史最长、成交效果最好的综合性国际贸易盛会。高交会这张深圳名片,为什么不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家名片?世界名片?这张名片,在战略效应上可以与瑞士日内瓦、德国汉诺威、香港资博会等量齐观,在城市脸谱上,与广交会、厦洽会、大连服装节一样昭然出众。

    喊个口号不难,但练就一副好身手,轻盈地拿出这张名片,却不是那么得心应手。高交会不该只是深圳的,它应是全国的,然后应成为世界的。它应有国际化的眼界和走向世界的气魄。

    我们,还有很多未竟的事情。

    ●突围之道憧憬无限隐忧四起

    10岁的高交会,30岁的深圳,在这个交叉又平行的新突围面前,一切都要摸索。毫无疑问,高交会在科技创新领域的聚合效应,势必成为一把双刃剑。

    在深圳常务副市长许勤看来,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又是高交会的10岁华诞,办好第十届高交会,一定程度上将决定高交会未来的兴衰。这位掌舵深圳科技产业的政府新面孔,显得极为慎重。

    在高交会越来越难为企业开药方的同时,主办机构也很难为高交会开出药方。于是,办展模式被重新审视。展会一直是政府包办,是否成为天生的弱项?如何摆脱科技的“审美疲劳”,保持高交会的吸引力?如何实现这种“孵化器”效应的持续性,十年前的模式现在是否还有效?十年后高科技产业孵化最急缺的催化剂是什么?参与高交会的意义和价值还有多大?提高收费门槛的粗暴方式来强化市场化特征,是上策抑或下策?这些都是政府和企业们所需要厘清的问题。

    实际上,按照政府的如意算盘,高交会赋予这座城市的不只是成交额,更多的是高科技企业的集聚效应。对于正在进行产业转型的深圳来说,可利用已经具备的高新技术产业链优势,吸引更多高端企业、总部企业的入驻。数天前,深圳市长许宗衡宣布“550亿元吸纳总部企业”的策略,得以呼应。

    深圳科协副主席张克科认为,高交会可走三个阶段,一是政府办会,树立旗帜,推动品牌;二是政府促会,企业唱主角,市场来引导;而再往下就应该是利益和品牌驱动,更加市场化。金心异则认为,高交会应创造一种复合式的孵化平台,延伸展会的产业链,提供包括风险投资、项目对接跟进、风险评估、项目推介品台等服务,谋求变身升级。

    “回归市场,让专业的更专业”———这是有识之士的共同建言。但在目前看来,这个目标仍旧轮廓模糊。

    30年前,也许没人想到一座规划百万人口的特区版图会膨胀为千万人口的大都会;20年前,也许没人想到华强北今日会蜕变为“中国电子第一街”;10年前,也许没人想到高交会能崛起成为深圳的亮丽名片。

    太多的始料不及,让我们对下一届高交会憧憬无限,也隐忧四起。十年辉煌,容易成为过眼云烟。三十而立。从20岁到30岁的跨越,无论是对人生还是对一座城市,它的心智,眼界,它的价值观,都是重要的年龄段。即将迈进30岁门槛的深圳,面对高新科技这个立身之宝,高交会这把双刃剑,下一个十年何去何从,必须做出理性抉择。

    ■十年评弹

    QQ、优盘、机器人、克隆羊、CDMA1X、高清电视、3G、智能手机……高交会清晰记录着它们从出生到成长的轨迹。

    每年各政府部门络绎不绝的接待任务,出动大批警力维持交通、治安秩序等隐性投入,以及高交会盈利等问题,都在不断刺激深圳各界发出“高交会应尽快市场化”的呼声。

    十年的征程,从成熟性、完善度到技术创新能力看,高交会似乎完成了100年的跨越。

    这个老少通吃、妇孺皆知的盛会,多了一些猎奇闲暇人士,多了一些西装革履的任务式巡视,少了一些独具慧眼的投资人和有条不紊的专业买家。

    高交会已成了深圳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超级助推器”,每年产值保持20%左右的增速。

    潮水一样的人群里,还有多少猎头、投资人、银行家、实力买家?

    高交会是深圳沉甸甸的城市名片。

    逛完高交会感觉就像逛了个菜市场,跟华强北电子市场差不多,甚至偶有小商贩在高交会上堂而皇之四处兜售包装低劣的所谓新发明。

主办:深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承办:深圳市信息网络中心